行业数据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数据 >

快递进村 “活”了乡村

发布时间:2021-10-24

  近年来,我国广大农村路更畅通、网速更快,基础设施更完善,快递进村成为现实,给乡村带来了新变化:村民用上新产品、找到新职业,农产品开拓新市场。在乡村邮路上,很多物流从业者正在用自己的辛勤汗水,为乡村振兴贡献力量……

  早上8点,在河北石家庄市藁城区梅花镇梅花村,李佳和丈夫杨子伟在自家的快递服务站忙活起来:卸货、登记、入库……

  同一时间,在广西百色平果市申通快递的分拣车间内,随着皮带运转,一件件快递从货车上卸下;在网点负责人张建芳的张罗下,30多名快递员依次领取了自己负责区域的快递……

  傍晚6点,天色渐黑,在四川攀枝花市仁和区邮政分公司,刚忙完派件工作的快递员刘春龙,又发动汽车,开始收件工作……

  今年1—8月,全国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673.2亿件,其中农村地区收投量超280亿件,带动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1.4万亿元。农村快递物流行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像李佳这样的快递小站负责人、像张建芳这样的物流网点管理者,以及像刘春龙这样的农村产品寄收人……他们奋斗的身影,是乡村快递物流业快速发展的生动注脚。

  上午9点过后,来取快递的村民越来越多,李佳在柜台和货架间忙个不停。“现在每天进村的快递有1000多件,出村的快递高峰时有上万件。”李佳颇为自豪。

  放眼全国,目前每天快递包裹量超过3亿件,其中农村地区包裹量超1亿件。但是,在不久前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邮政局副局长陈凯曾分析,一些农村地区业务量偏小、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导致快递企业“不愿下”“下不去”,下去了也“稳不住”。

  正因如此,8年前小站刚成立时,李佳夫妻俩一度打起退堂鼓。“每天进村件不超两位数,出村件除了自家的订单,其他几乎没有。”李佳说。当时,他们在村里经营一家家具厂,接到网络订单后,要跑20多公里到城区才能寄件。于是,2013年,他们在自家厂区旁边腾出了一间房,建起了不到5平方米的快递小站。

  后来,村里一家宫灯加工厂找上门来,把网络订单交由快递小站寄出。这为小站的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梅花村一带擅长生产鸽子养殖用具和宫灯,夫妻俩利用村里的大喇叭广播为小站打广告,还购置了一辆厢式货车,用来运送快递。

  2015年,夫妻俩干脆关停了家具厂,专心打理快递小站。他们改造了1000多平方米的厂区,划分出分拣、储藏、取件、发货几个区域,带着村民一起干,还购置了更多厢式货车。

  去年,夫妻俩一口气开设了5家分站点,把服务范围扩大到周边19个村子。李佳说:“看着快递小站的货物进村出村,就觉得一切努力都值得。”

  截至目前,我国主要快递品牌已在98%的乡镇实现了网点覆盖,并从“下乡”向“进村”快速迈进。这得益于农村电商的蓬勃发展和农村市场的潜力激活,更离不开物流人才的敢想敢干。

  10多年前,和李佳一样,张建芳还只是开了一家快递小站,如今,她已是申通快递在平果市的负责人。

  如果说快递小站是快递进村的最后一小步,县乡一级的快递物流公司,则是快递进村前的重要一大步。

  快递员们在准备装车送货,张建芳也没闲着。“有些快件地址填写不准确,没有快递员认领。”一个个电话打出去,张建芳和收件人确认地址后记录下来,再由快递员分发配送。“每天进、出快递量都近万件,服务覆盖整个平果市,对我来说是个考验。”张建芳说。

  不一会儿,办公室又提交了一批客户投诉。“这些都是各个网点初步沟通后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今天有一箱运送的饮料坏了一瓶,客户要求全额赔偿,只能由我来联系协调。”张建芳说,尽量保证所有投诉当天解决。

  每天中午空闲时,张建芳还会听总公司的网课,平时也会看一些专业书籍。今年上半年,张建芳给公司分拨中心引进了快递伸缩机。过去,给长达9.8米的货车卸货,需要人工来回搬运;现在,伸缩机能直接将皮带伸进货车车厢,效率大大提升。张建芳说:“现在行业的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个设备就是我在学习过程中了解到的。”

  每天下午,张建芳只要有空,还会自己去揽收货物、拓展客源。“只有熟悉各个环节,才能做好管理工作。”张建芳说,“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缺人才,不论是快递员,还是技术类、管理类人才,都缺。今后我也会更加注重人才培养。”

  “一方面,要在高校物流专业中设置涉农课程,并与涉农物流企业合作,让学生能够学以致用。另一方面,对于非物流专业毕业的从业者,尤其是广大农民,也要加强在电商、物流等方面的知识技能培训。”广西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物流研究所所长樊凡说。

  从仁和区邮政分公司到大龙潭乡邮政代办所,再到大龙潭乡新街村、混撒拉村的“中邮驿站”,这条邮路刘春龙已经跑了五六年。“每次要经过五六个邮点,一天要跑好几圈。”刘春龙说。

  每天下午,刘春龙会查看一下快件揽收群里的信息。邮政公司与当地各村的商店合作,打造了几个“中邮驿站”。通过村里的反馈,公司确定派多少车辆出去收揽快件。

  “小刘又来啦,先喝口茶歇歇吧!”罗怀菊是新街村“中邮驿站”的负责人。“我们大龙潭乡30年前就开始种芒果了。现在全乡种植面积有10万亩,每年能收获20万吨。”罗怀菊说,最忙的那两个月,光是快件运输单,她就用完了十几卷。

  2020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5750亿元;芒果出村,就是农产品上行的一个缩影。据了解,今年前7月,全国共形成业务量超百万件的快递服务现代农业“一地一品”项目249个,其中有45个业务量超千万件的金牌项目。

  一口热茶下肚,刘春龙又开始忙起来。装箱上车后,他喊了一声:“走了,罗大姐,明天见!”

  等回到仁和区分公司时,已过晚上9点。分公司渠道负责人康清超还在办公室忙碌。他告诉记者,邮政与农户建立了合作,邮政负责运输和销售,农民负责生产和装箱;邮政还利用邮乐购平台等,线上线下双渠道销售芒果产品。“咱们不仅要搞好运输,还要帮村民把产品卖出去。”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快实施农产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设施建设工程,推进田头小型仓储保鲜冷链设施、产地低温直销配送中心、国家骨干冷链物流基地建设。“农产品对时效、运输条件等比普通快递要求更高。要提高物流网点的智能化水平,充分利用不同地区资源禀赋,创新打造生鲜服务方案。”石家庄市邮政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刘媛指出,资源整合对涉农物流非常重要,要建设更多集揽收、包装、储运等业务为一体的综合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