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走近科学》停播 中国科普电视出口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1-10-22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以下简称央视)这档曾被疯狂吐槽给中国青少年留下童年阴影的科普电视栏目,始于1998年6月1日,止于2019年9月30日。

  备受冷落、无人理睬的“电视科普”话题因此上了热搜,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议论和思考,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对科普界而言,《走近科学》的结束的确不是一件小事。事实上,它已不是近年来第一个走到尽头的老牌科普电视栏目了。

  与网友纷纷回忆栏目里那些选题和故事情节不同,科普工作者更关心的是,科普电视究竟是如何走到了这样式微的境地?还有哪些方法和途径能够让它重获生机?谁更有责任和能力成为推动科普电视发展与创新的主体?

  就在《走近科学》停播前一年多,央视更老牌更硬核的科普电视栏目《科技之光》就已经悄然消失了。而《科技之光》的创始人正是被称为中国科普电视“拓荒者”的赵致真——他曾主持制作、推出过一系列影响深远的科普电视作品,多次获得国际科普大奖。

  赵致真既是中国科普电视的先行者和倡导者,也是科普电视发展历程的一位观察者和记录者。在他看来,《走近科学》的停播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在倡导加强国家科普能力建设的今天,老牌科普电视栏目关门大吉,只是中国科普电视大环境持续恶化的一个典型的缩影。”

  《中国科学报》:《走近科学》作为央视科普栏目,从1998年6月1日开播,已经有21年的历史。事实上,在央视的屏幕上,有更深厚科学背景的《科技之光》比《走近科学》栏目开播还早3年,但也已经消失近2年时间了。你怎么看老牌科普电视栏目的相继停播?

  下个月10日,就是美国著名的儿童科学教育节目《芝麻街》诞生50周年;美国WGBH旗下的科普电视专栏《新星》1974年创建,至今也有45年历史;英国BBC最成功的科学节目《地平线岁生日。作为一种无形资产,“老字号”品牌牵动着几代人的情感,人文价值常常不可估量。

  今后,如果有人问起,中国的电视荧屏上,最资深、最悠久的科普节目是什么?我们怕会羞愧无地、哑口无言的。

  赵致真:上个世纪末,全国各地电视台还大体都有科技栏目,记得北京台的孙永生、山西台的韩北极、重庆台的唐和平、浙江台的严义英、上海台的倪既新,都是名秀一方的科普达人。上海《科技博览》的收视率曾达到32,这是今天的电视荧屏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

  改革开放40年间过去了,我国现有电视台总数约4000家,每年生产电视剧15000集,综艺节目1000多档,但各地电视台真正的科技栏目几乎荡然无存了,更不用说一个纯粹的科教频道。

  在倡导加强国家科普能力建设的今天,两个老牌科普电视栏目关门大吉,只是中国科普电视大环境持续恶化的一个典型缩影。

  我时常想起,如果20年前办起科技电视频道,该会有多少优秀的科技节目得以问世,多少科普电视团队得以存活。

  从宏观着眼,中国电视在由盛而衰的整个生命过程中,充当过“娱乐至死”的始作俑者和第一推手,又始终拒绝给观众一个科技频道,这是大节有亏的。

  赵致真:如今,电视新闻仍是国民获得科学知识的重要渠道。仅从央视13套的新闻节目看,科技内容比重很大,时效性强,而且能讲述相关的知识和原理。央视的纪录片频道、经济频道和综合频道也都有很好的科普节目。

  我们的许多行业在国际上都从跟跑变为并跑和领跑,公众有理由对自己的电视国家队期待更高,和BBC等世界大台一比高下。中国任何时候都不缺乏人才,就拿科普电视来说,论知识面我们有李永乐老师,论制作我们有梁琰的《美丽化学》,论大片我们有陈子隽的《手术二百年》。如何做到“朝无素餐,野无遗贤”,才是一切改革的要义。我们的“科普电视国家队”如果不能广开“才”路,招贤纳士,无论节目多么频繁地更名改姓,都是倒果为因、舍本逐末。

  《中国科学报》:多年来,你一直呼吁开办科技电视频道,现在是否具备了条件?你认为,中国电视科普发展的突破口究竟在哪里?

  赵致线日,中国科学界巨擘周光召、朱光亚、吴阶平、卢嘉锡、雷洁琼曾经联名写信给国务院,请求开办科技电视频道;1999年两会期间,多位代表提案开办科技电视频道;1999年12月全国科普工作会议上,这一呼声达到高潮。但由于种种原因,“科技电视频道”在即将临产时宣告胎死腹中。

  媒体的信誉和声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芝加哥大学《天体物理学报》一向籍籍无名,著名物理学家钱德拉塞卡到来后,很快办成了世界顶级的天文学期刊。靠着中国科学界的整体优势和国家科普资源的相应投入,完全可以迅速把互联网上的“科技电视频道”打造成最权威的信源、最前沿的窗口、最高产的良田、最完备的档案、最欢乐的舞台。

  《中国科学报》:互联网上的科技电视频道该由谁来“操办”,新闻媒体,还是科学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科协本就是中国科普的责任部门,科技部、中科院、工程院、自然科学基金委同样肩负这个责任。美国NASA从20世纪80年代起开办了3个电视频道,每天24小时向公众播出,澳大利亚皇家科学院2014年开办了自己的科技电视频道。这不仅是为了 “消除公众的愚昧”,还是向纳税人述职,争取他们对科学项目的理解和支持。谁也不能剥夺科学部门对科学的线年,朱光亚(右一)在赵致真(左一)的陪同下,视察《科技之光》北京记者站。

  10月18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总工程师韩夏在“2021中国5G+工业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我国工业互联网建设取得较大进步,有效支撑了实体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升级。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19日报道,美国科学家对88125项与气候相关的研究开展调查后发现,超过99.9%的同行评议科学论文认为,人为活动是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研究小组BCLIMATE的研究表明,全球湖泊温度和冰盖的变化不是自然气候变化造成的,而是由于工业革命以来的大量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

  近日,多家外媒报道,美国纽约的外科医生成功将猪的肾脏移植到人体中,并且没有立即引发人体免疫系统的排斥反应。这是一项潜在的重大突破,这一被称为“变革时刻”的医学进步未来可能为成千上万需要的患者带来新希望。

  英国《自然》杂志20日发表的一篇环境学模型研究认为,大气微塑料或能通过反射阳光辐射对气候有微小的冷却效果,但是由于塑料持续在地球环境中累积,未来可能会展现更强的气候效应。这些发现是首次对大气微塑料的直接全球气候影响进行计算的结果。

  关于新冠病毒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它是否会成为像流感一样的季节性病毒,或者它是否会在一年中任何时候都可以同等传播?这对采取干预措施具有重要意义。

  20日,国家大型光伏基地项目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电力公司200万千瓦光伏项目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是《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上宣布近期在沙漠、戈壁、荒漠地区开工建设的首期1亿千瓦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之一。

  “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学城为总目标”“统筹布局国际一流的前沿基础研究平台、大学和科研机构”……10月19日,《松山湖科学城发展总体规划(2021—2035年)》(以下简称《总体规划》)正式发布亮相。

  当前,数字科技文献已经成为科研人员使用的主流数据资源,是创新驱动发展的基础设施,并逐渐成为支撑我国科技创新的基础战略资源。

  10月20日举行的第九届上海院士专家峰会上,迈向碳达峰如何兼顾经济发展成为众多院士专家共同关注的话题。“双碳”背景下,通过科技创新加速传统能源转型调整、清洁能源“换道”超车、拥抱数字经济成为与会院士专家的共识。

  近日,武汉大学公开课《恋爱心理学》火了,课堂上爆满的教室和门窗外挤满的学生画面一度刷屏网络,有网友笑称“小小的课堂装不下同学们对‘恋爱知识’的向往”。

  21日,记者从中科院过程工程所获悉,该所研究人员创建了一种嵌合外泌体,实现了淋巴结和肿瘤组织的双重靶向,以此激活了淋巴结内免疫应答,并改善了肿瘤免疫微环境。该双效协同机制在多种动物模型上显著抑制了肿瘤进展,为肿瘤免疫治疗带来新思路。

  说到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相信这么专业、抽象的术语,很少有人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实际上,它在我们的航空航天、国防军工、海洋工程、石油化工、医疗器械等领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人工关节、电梯导轨、输油管道……这些材料都用到超高分子量聚乙烯。

  2021年“全国双创活动周”主会场设在郑州,不是偶然的。“这与近年来坚持不懈地进行以‘郑创汇’为主的双创活动所取得的成绩分不开。”河南省科技厅科技金融与服务业处负责人表示,郑州创新创业一直走在河南前列,对全省创新创业水平起到了“助推器”作用。

  翅膀宽而长,身体覆盖白色羽毛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鸟类大熊猫”东方白鹳对栖息地的选择是挑剔的。但现在,它却在地处山东省东营市的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黄三角保护区)安了家,累计繁殖了2000只左右的雏鸟。

  “对位于人体高危部位的恶性肿瘤,我们自主研发的‘纳秒刀’数分钟即可精准‘干掉’它,不损伤周围组织。”10月21日,在北京举办的国家“十三五”科技创新成就展上,纳秒刀精准消融肝癌抗复发转移的项目负责人、浙江大学陈新华博士向科技日报记者介绍。

  10月21日,国家“十三五”科技创新成就展在北京展览馆开幕。接下来一周内,公众可近距离接触一批既“高精尖”又“接地气”的重量级科技成果,亲身感受五年来科技创新带来的新变化、新成就。

  山西近三万古建筑文物中,被列为国家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到3%。此次受暴雨灾害影响较为严重的,绝大部分为低级别和未定级文物。达到比较严重状况的有 750 处,其中 84%为市、县级“低保”和未定级不可移动文物。

  据英国剑桥大学官网19日报道,该校科学家在最新研究中再次发现,底夸克衰变成电子和缪子的频率并不相同,这违背了粒子物理学标准模型,为我们发现新物理学提供了佐证。实际上,今年3月,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也发现了类似现象。

  记者近日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获悉,该校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周玉院士团队李保强教授课题组与浙江农林大学孙庆丰教授、李彩彩副教授等人首次将钌(Ru)与富含空位的碳点(CDs)结合,构建了钌/富空位碳点电催化剂(Ru@CDs),并揭示了强电子结合提高电催化析氢活性机制。该材料有效地拓宽了碳点的应用范围,为新型高效析氢电催化剂设计提供了新思路。